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觀點分享

央行數位貨幣近在咫尺

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許多經濟活動的風貌與互動方式,社交距離也促使「無接觸」金融服務,由需要變成必要。中央銀行數位貨幣(CBDC)的課題,也從以往的避之唯恐不及,轉而趨之若鶩,成為國際間火紅的話題。

 

根據日本共同社報導,包括歐洲央行在內的六大央行,原定四月要召開的數位貨幣會議,雖因疫情延期,但關於CBDC的研發不曾稍緩,最新消息是G七(美、英、德、法、日、義、加)國家央行,決定在行將舉行的G七高峰會議中,討論央行數位貨幣,會議可能就在九月下旬召開。當然從日本報導多次提到中國人民銀行正在發展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而美國又正面回應日方對G七的建議,可以看出些許貨幣戰的硝煙,但全球主要央行都在關注央行數位貨幣,卻是不爭的事實。

 

二○一六年二月,本人曾在專欄中呼籲,人類貨幣由metal based到paper based,將來自然可能轉為software based,希望央行能未雨綢繆。當年智慧手機尚未問世,也沒有APP,更沒有區塊鏈,純粹只是狂想,也難怪央行的朋友一笑置之。二○一四年到二○一六年間,本人三度在專欄為類似的建言,雖有點狗吠火車,事後可以看出,在同一時間其他國家是鴨子划水,動作不斷,對央行數位貨幣在技術面的可行性,以及對金融面、社會面的衝擊,已了然於胸。

 

央行數位貨幣,不論是G七討論中的CBDC,還是中國人民銀行的DCEP,都不是簡單輕率的主張,技術上也許問題不大,但社會層面的衝擊,例如對金融體系的調整、銀行能否存續,各國已陸續聚焦。

 

與G七國家相較,中國人民銀行顯然起步較早,除大家熟知、動作頻頻的數字貨幣研究所外,今年八月又有一家成方金融科技公司悄悄成立,新公司不足為奇,但其名稱恰為人行所在地之成方街,五大股東竟為人行五大直屬單位,包括人行清算總中心、印鈔造幣總公司等,就不能不讓人聯想到DCEP,加上八月中數位人民幣又在四個試點推出,央行數位貨幣,真已呼之欲出。全球央行數位貨幣近在咫尺,相信國人希望我們央行也有角色,或許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但總不能在G七面前繳交白卷。

 

如果我國央行在二○一四年即已開始研發CBDC,也許在政策上不發數位通貨,但今年至少可以發行總統連任紀念數位幣,不但可凸顯科技水位,而且在市場上一定炙手可熱。唉,可惜了!

 

(本文刊載於 2020.09.21.聯合報)

 

#數位貨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