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觀點分享

廣場多少事 莫忘貨幣戰

日前析論碎片化時,談到一九九二年「小鬼當家」續集在紐約開拍,川普藉地主優勢,於收受租金後,仍向電影導演表示「要用廣場必須將我入戲」,從而在紐約廣場飯店場景中強插一角客串演出路人甲。事後友人捎來資料,謂川普曾於二○二二年反駁,係導演央求(begging)所致,導演則回應係遭到bully(強逼、霸凌),究竟孰是孰非,顯然各執一詞,事過卅年,已成羅生門,不過讀者心中自有公斷。

 

誰對誰錯,其實並不重要,重點是當時在廣場飯店走道,確有童星向川普問路的一幕。廣場飯店是紐約地標,歷史人物熙來攘往,司空見慣。一九七○年,險些改寫中華民國命運的蔣經國遇刺案,也發生在廣場飯店的門口。順便一提的是,川普是在一九八八年以四點○七五億美元買下廣場飯店,還盛讚飯店是旅館業的蒙娜麗莎,一九九五年卻以三點二五億賠售轉手,淨損約八千萬元,相信國際貨幣戰的餘波,也曾在川普年輕的心靈上留下陰影。

 

在全球財金界,廣場飯店備受矚目,卻是因為一九八五年的一紙廣場協議(Plaza Accord)。回顧歷史,自一九八○年起,美國一直籠罩在雙赤字陰影下,貿易逆差加上財政赤字,致使美國政府焦頭爛額,美元如能有次序貶值,提振出口,就成為執政當局簡單易行的解方,但這需要主要貿易夥伴的配合。一九八五年九月廿二日美國邀集當時五大工業國的財政部長及央行總裁,就在紐約廣場飯店會商,達成聯合干預外匯市場的共識,記得當時有報導指出,日本大藏大臣(財長)竹下登還對其他與會人士表示:貶值百分之廿沒問題,完全沒有想到市場反噬的力不可擋。

 

廣場協議後,上述五國開始在國際市場大量拋售美元,市場投資者順勢跟進,美元自然聞風大幅貶值。外匯市場極為敏感,杯弓蛇影猶勝風吹草動,5G政府同步進場,非同小可,根本無法剎車,美元從一九八五年最高兌二六二日元,及至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已貶至一二一日元,幅度達百分之一一六。而在廣場協議後十年間,日元平均每年升值百分之五以上,造成國際游資湧向日本,股市房市大幅增值,泡沫經濟隱然成形,也促成日本出口競爭力衰退。一九八七年7G國家雖另簽羅浮宮協議,有意阻緩美元跌勢,但效果有限,一九八九年日本改採緊縮貨幣政策,戳破泡沫經濟,然因股市房市反轉,產生大量呆帳,所謂Lost decade甚至失落的卅年,於焉誕生。

 

一九八五年的廣場協議,在金融界不亞於一九四五年的廣島原爆(對當年外匯市場動盪,猶印象深刻),都對日本有慘痛的影響。本文無意談陰謀論,當年廣場協議,是5G國家過於天真、輕敵、率斷?還是美國繼Nixon shock後又送給世界的一個大禮?四十年後,仍無一致的看法,不過日本陷入戰後最大最長的不景氣,卻是事實。

 

也許有人質疑,廣場協議的對象,不只日元,還有馬克,為何德國受傷不大?除陰謀論的解釋外,大概也與歐洲共同體成立、兩德統一、強力調控及歐元發行有關吧!

 

現代戰爭,不是只有軍事戰,甚至兵戎相見前,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早已開打。國際貨幣基金(IMF)高層,年來在重要公開演講場合,曾兩度提問二次冷戰是否已來臨?呼籲各國不要陷入地緣經濟的碎片化,其實以IMF研究人才兵多將廣,心中早有答案,只怕非理性的國際競爭,造成經貿秩序的災難。

 

廣場協議即將屆滿四十周年,期待人類有足夠的智慧,避開下一個災難!

 

(本文刊載於2024-06-19 聯合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