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觀點分享

不怕賭輸 只怕翻桌

兵法:「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按這道理,目前兩岸(台海或太平洋)並沒有打仗的條件,何況最近又有所謂「不上當說」。但如以美國國債擴張的速度來看,將是孫子兵法從未想過的求戰因素。對債務人言,當債台高築,無以為繼時,宣告破產,打掉重來,或許是一項選擇。這就是隱憂,更是人類智慧面臨的考驗。縱然國際想為美國來個量身訂做的HIPC(重債國家減債方案),基於「殃及池魚」,對台灣也會是個災難。

 

理論上,在台海或太平洋西岸,短期內不預期會有戰役,因為現代戰爭的確要「先勝而後求戰」,在軍事戰之前,必然也要盤點金融戰、技術戰、貿易戰之局勢以及應對方式。軍事戰必有多次兵棋推演,以太平洋兩岸的對峙情勢,美國著名智庫CSIS及眾議院的中國委員會(China select committee)都曾多次兵推,縱有勝方,也是慘勝(Pyrrhic victory),慘勝也就意謂兩敗俱傷,常年經濟不振。

 

至於技術戰,從二戰後的CoCom委員會,到後冷戰的瓦聖納協議,進而到近年的晶片戰爭,其實都是拒絕技術交流、拉高切磋門檻,和緩時期不多。二○一六年川普發起的中美貿易戰,學理上有修昔底德陷阱加持,繼而拜登加碼,全球已形成US bloc、China bloc及non-aligned countries三大板塊,碎片化的程度,已使IMF高層憂心忡忡,在近半年內至少三度呼籲理性競爭。

 

談到金融戰,一般認為美占上風,早期處理伊朗、北韓禁運問題時,成功運用帳戶封鎖,達成兵不血刃的境界;及至俄烏戰爭,更透過SWIFT系統,凍結俄方三千億美元資產,嚴重影響莫斯科資金調度,也證明北京自二○○九年起,逐步強化國際貨幣策略的正確性。美方金融優勢雖遭侵蝕,北京亦不願啟戰,只巧妙改變跨境支付結構,逐漸扭轉劣勢,應是靜待「不慘輸」的時機,再行出手,推測二○二八年前金融戰在Dollar dominance下,美國仍有主場優勢。

 

川普與拜登剛進行一場辯論,一般多關心拜登的健康,其實美國國債的增速也是焦點之一。去年九月,偏共和黨的智庫The Heritage Foundation就抨擊拜登政府的債務問題,浪擲資金的速度「令爛醉的水手都看不下去」(Make drunken sailors blush),不過「龜笑鱉無尾」,指責拜登,卻忘了同一時間共和黨初選爭辯的是川普任內增加的債務是八點四兆還是七點八兆?當然拜登創造債務的本領,絕不遜色,六月下旬,華爾街日報專文:Will Debt Sink the American Empire ? 娓娓道來美債的嚴重,也呼應不少有心人的憂慮。

 

其實不需專家,普通百姓,只要願意看一眼官方資料,心中自然有數。目前美債總額約卅五兆美元,而二○○八金融海嘯期間,美債不過剛破十兆(上世紀末約五兆),歐巴馬八年任期增加九點三兆,川普四年,又增七點八兆,而拜登三年半再添七兆,美債利息將超過一點四兆美元,直逼兩年的國防預算(簡言之,光利息可養兩隻美軍),也真佩服美國財長葉倫還能回應媒體差可應付(we're in a reasonable place, if debt stabilized at current level)。

 

試問金融機構負責人,如客戶負債如此膨脹,債權銀行能不心驚肉跳?還能繼續貸款買債?何況本世紀初美國國債對GDP的比例不過百分之五十五點七,而上月底初估已達百分之一二二,謂之難以為繼,並不為過。金融界朋友常自我解嘲:反正美國有印美鈔特權,撐不下去就再印吧!難不成要翻桌?這就是本文開頭憂心的選項。

 

不翻桌,就繼續玩舊把戲,只是歹戲拖棚,棚垮了,等著另起爐灶,但不要忘了有一根棚柱還是咱出錢的,這個HIPC方案還真難啊。

 

(本文刊載於 2024-07-03 聯合報/A13版/民意論壇)

TOP